来自 马会开奖结果 2019-09-02 20:0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六合历史开奖记录 > 马会开奖结果 > 正文

一定要活着,那就好好活

一家四代,波折起伏,苦尽甘何?
1998年,余华的长篇小说《活着》出版,电影《活着》根据此小说改编,由张艺谋执导于1994上映。张艺谋的电影富有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红高粱》这些有名的电影都充斥着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活着》荣获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纽约及洛杉矶影评人最佳外语片奖。
本片讲述主人公福贵一家四代的曲折过往,以四十年代、五十年代大跃进、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为主要背景,最后用“以后”来带过福贵家接下来的状况。四十年早期,是福贵家最辉煌的时刻,也是福贵人生中最不成材的时候。他嗜赌成性,妻离子散,家中祖屋拱手输给龙二,把年迈老爹活活气死,老娘长期病卧在床。从此家中便一穷二白,清贫如洗。
四十年代中期,家中败落的福贵收心养性,干些小活儿养家,妻子家珍见他痛改前非便回到福贵家中一起过日子。家珍离家的时候有孕在身,在回家中来的时候,小儿子有庆已经出生了。一家五口就图个安生日子。福贵去向龙二求助,借得了一箱皮影,此后就靠着皮影养家。在一次出演的时候,福贵和春生被国民党抓去做壮丁被迫离家。后被共产党俘虏,期间为共产党表演皮影。福贵终活着归来,春生则随党南下。归来后,凤霞病哑,老娘过世。恰逢土改运动,龙二被定为地主还造反,拉去枪毙了。福贵一家深知社会成分的重要,把共产党开出的证明好好保存起来。
五十年代,围绕大跃进活动,以其为背景,。福贵继续为村里表演皮影,儿子有庆上学了,全村都在积极炼钢,建立了大食堂。春生当了区长回来了,却生意外把有庆撞死了。全家陷入悲痛,从此福贵一家与春生建起隔膜。
六十年代,历时10年,影响全国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根据政策,镇长要求福贵把皮影烧掉,以免有麻烦。凤霞相了一头亲,把婚事给定下了,对象是个工人组织的头头万二喜,条件不错。这个时期充斥的红色主义更是浓烈,甚至达到了可怕的地步,这个时候的个人崇拜很严重。在凤霞和二喜结婚时大唱革命歌赞颂毛主席;拍结婚照的时候,因为拿毛主席语录的位置问题,多次强调要放好,这些都能体现出来。文革的影响,又苦了广大人民。凤霞分娩之际,因为医生都被批斗为反动学术权威,只有护士学校的小红卫兵照料。命运弄人,虽然难得从“牛棚”带来一个教授,但却因为咽着了而帮不上忙,凤霞最后因为大出血而死亡。
以后,福贵和家珍带着孙子馒头,和二喜生活在一起。互相照料。剧终时,装皮影的箱子再次映入眼帘,福贵跟馒头说了当年和告诉有庆时的同一番话:几张大了就变成鹅,鹅长大了就变成羊,羊长大了就变成牛。馒头同样问到,牛以后呢?可是经历许多后,老一辈的回答不再是共产主义。
一箱皮影,作为福贵在洗心革面后的一条线,见证了各种起伏。从龙二借出到做点小生意,再到被抓丁、被共产党俘虏,又到大炼钢差点被拆掉,后在文化大革命被烧毁,只留下木箱子。但是皮影的线还没完,在最后为馒头寻找处所养小鸡的时候,福贵从床底拉出装皮影的木箱子,虽然皮影已不在,但留下的记忆还在。福贵又跟孙子讲了同一番话,与前面大跃进时期跟有庆讲的话照应起来。
  兴许别人会将《活着》看作为一部单纯的悲剧电影,但我不敢苟同。《活着》是有很多悲剧成分,从原著的改编,到电影的历史背景,都决定它具有许多的悲惨情节。但《活着》是一部悲喜交加的片子,它是跌宕起伏,互相辉映的。片中多处照应,让观众思绪不断串联。福贵赌输一穷二白,是悲;但他金盆洗手不再赌钱,家珍也带着孩子回家里来,是喜;福贵把租屋给输掉了,是悲;后来拥有租屋的龙二被定为地主给枪毙了,毙的不是福贵,是喜。福贵和春生都被国民党抓去做壮丁,历经生死见证了战乱,眼看身边的老全也死去,是悲;后被共产党俘虏,为军队唱戏演皮影,活着返乡,还有党开出的证据证明成分,是喜。福贵一家在大跃进中劳动有功,被镇长表扬是喜;有庆劳累过度意外身亡是悲。凤霞相中了对象,成了亲生了娃,女婿也孝顺,是喜;凤霞分娩大出血抢救不过来,是悲。请来了教授帮忙是喜;教授吃了太多馒头,凤霞抢救帮不过来,是悲。经历了大喜大悲,最后福贵一家还算齐全,家珍、二喜、馒头都在,而不像小说中福贵孤独终老,也算个好的结尾。
  凤霞由实力派的演员巩俐出演,可谓入木三分。凤霞是一个忍辱负重的人,早期福贵嗜赌成性,凤霞规劝而无用,福贵在赌馆当众骂走凤霞,凤霞不哭不闹,忍辱归去以离家控诉。当福贵身无分文的时候,凤霞念福贵改过自新,不畏受苦跟福贵继续过日子。即便是福贵被抓丁,凤霞也不离不弃独自一人撑起家中细小。福贵归来的那一幕戏,巩俐的哭声响彻街道,把长期以来的痛苦宣泄在泪水里,是忍辱负重的泪水,是对生活长期抑压的宣泄。凤霞在戏中哭过5回,第一次是出场的时候为福贵的嗜赌,第二次是福贵被抓丁回来的时候,第三次是有庆意外过身,第四次是凤霞出嫁,第五次是凤霞难产死亡时。凤霞因为有庆的事,一直对春生怀恨,但最后得知春生境况,善良的她还是原谅了春生。在给有庆上坟的时候,凤霞对春生说“你记着你欠我们家一条命”,到最后凤霞说了一样的话,却道让春生好好活。凤霞温柔娴淑,为家庭含辛茹苦,刻画了一个旧社会的坚强女性形象。
  剧中的共产主义忠实捍卫者,当数镇长。镇长正直忠义,忠于党忠于组织,满口革命话语:“往共产主义跑,还愁咱没饭吃?”、“咱们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不忘毛主席,来咱们唱歌”、“咱这是革命的帆船,乘风破浪跟着毛主席前进”、“太好了,咱们又多了一个小工人阶级”、“给凤霞带个信,让她好好生,给咱们生个革命接班人”。然而,镇长最后还得面临个困难的局面,镇上的人说他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要去学习班交代问题。像镇长这样亲民为民的干部,最后也逃不过文革的魔爪。
  《活着》这部电影,把每个时期的特点都刻画得生动仔细,人的变化和时代的变化互相体现。从镜头看含义,福贵归来和家珍在加上相遇,家珍拥抱福贵痛苦的一幕,没关上的水阀门,哗哗流走的水,暗喻了时光的流逝。凤霞结婚,村民在镇长的带领下唱歌庆祝,这里用了长镜头,详细地拍下了歌颂毛主席、共产主义的这一幕。同期声歌词更是升华了画面,说出了要表达的内容。在文革时期人们对毛泽东的浓厚个人崇拜和对共产主义的美好寄望。《活着》这部电影画面唯美,色彩浪漫,镜头语言意味深长,比较客观地叙述了旧时代的发展历程,是值得一看的好片。

电影《活着》是1994年由余华同名小说改编,张艺谋指导的剧情类电影。电影讲述了在主人公福贵的家人一个个离开人世的故事。反映了在苦难的年代,人们经历过苦难之后只能苟且的活着,表现出了人民在特定时代的生活状况,以及面对苦难的态度和用活着反映死去的主题。

活着,一定要活着

福贵在最开始是富家公子,生活衣食无忧,每天能做的事情也就是寻欢作乐。在输光家产之后,福贵的苦难由此开始。房子被龙二收走,爹被他活活气死。在福贵浪子回头,寻求谋生的方法的时,龙二借给了他一箱子皮影,从此他以此为生。在演出皮影戏的时候,他和春生二人却被国军拉了壮丁,幸而后来遇到了解放军才得以回家。回家之后却发现娘已经死了,女儿凤霞也因高烧变成了哑巴。再到后来儿子有庆被春生无意杀死,女儿凤霞在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死亡,最后就只剩下福贵、家珍、二喜、馒头活着。

谋子早期的作品,改编自余华的同名小说。电影和小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先来比较一下吧。小说中,凤霞是无言的来到这个世界,有庆是被抽血致死,凤霞的死是由于不可制止的产后出血,老全的死是事出偶然,春生由于文革中的折磨得自尽了,也没有几次三番上福贵家致歉的情节,家珍死于疾病,二喜死于事故,馒头是被豆子撑死的,只有福贵活了下来。而电影中,有庆是被春生的车给撞死了,老全中了枪死了,家珍、馒头、二喜都活了下来。导演在电影中增加了很多主观的色彩,很多情节充满了喜剧效果,当然都是辛酸的喜剧,笑中带着泪。小说中则更多的是沉重的,客观的历史事实,让你怎么都笑不出来。
电影含有黑色幽默的意味,黑色幽默就意味着反讽和沉重,而这正是中国电影中缺少的形式,很高兴看到电影版的《活着》做到了。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部影片没能公映的原因吧。
        活着始终都不是福贵的权利,他赌博输光了所有的东西,被国民党抓去当了壮丁,地主的出身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意外掩盖了,可是他却活了下来,可是其他人却在命运中苦苦挣扎,家珍、老全、春生、镇长、凤霞、二喜、有庆、王教授等等,他们的命运就是中国的命运,是最普通的中国老百姓的命运,有些人活过来了,有些人死去了,命运,往往不肯将幸福给予善良而又卑微的人们。而那一箱皮影正是整个中国命运的见证者。
军队在大街上抓壮丁,正在表演皮影的福贵被抓了去;军队打仗时,福贵拼命保护那箱皮影,他说“还指着这养家呢,这是借人家的,得还。”共产党冲锋时,小战士用刺刀挑起皮影,在阳光下细细端详,这一箱皮影告诉了共产党的军队,福贵是劳动人民,福贵由此给解放军唱戏,拉车,也算是参加了革命。大炼钢铁的时代,因为有庆的多嘴,皮影上的钢丝也差点拆下来炼钢,于是才有了福贵去工地上的唱戏;陪伴福贵几十年的皮影终于还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烧掉了,但是皮影的箱子还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小孙子的小鸡还是可以放在里面的。
而当福贵将小鸡放进箱子的时候他又说起了和有庆说过的那段平凡朴实,又满含辛酸的希望的话:“小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于是小馒头像有庆那样问道,“牛长大了呢?”
那时福贵对有庆说:“牛长大了共产主义就实现了。”
这一次福贵却回答说:“那时馒头也长大了。”
当我反复看这段时,鼻子总是酸的。一辈子经历中国那么多的事情,福贵依旧活了下来,活的那么平凡,但他知道,他这一辈子都在与命运抗争,可是他还是输了,虽然他活着,但是被践踏的。在一个个特殊的时代下,他无法掌控命运,他最亲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了他,而他只能无奈、委屈地接受这一切,继续卑微的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着。
在我看来,影片最大的成功之处是它对人物对白精细的设计,这使得影片的容量大大地被扩展了。
比如镇长的三炮解放台湾论:“这钢铁能造三颗炮弹,全部打到台湾去,一颗打在蒋介石床上,一颗打在蒋介石吃饭的桌上,一颗打在蒋介石的茅坑里,叫他睡不着觉,吃不上饭,拉不了屎,台湾就解放了!”很好地反映了那个时代人们狂热的革命头脑。再看凤霞和二喜的婚礼上,大家齐唱革命歌曲,两人手捧红宝书在“东方红”号上照全家福,二喜在把凤霞接走的时候,对着墙上的主席像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话:“毛主席他老人家,我把徐凤霞同志接走了。”然后对着福贵和家珍说:“爸、妈、我把凤霞接走了。”两位老人连声说:“好、好。”我想所有人看到这段对话后,都会会心的一笑。凤霞死后几年,福贵在凤霞的目前说出的无数个如果更是让人强烈感觉到命运的弄人,“如果我没有给王教授买那么多馒头,王教授就不会撑着,如果家珍没有主张给撑着的王教授喝开水,王教授就可以救下来凤霞。”
如果你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中国的历史,那么这部影片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脑中依旧浮现出春生到福贵家中的那晚上,富贵和家珍对春生说的那句话:“再怎么着你也得忍着,熬着,受着,活着。”然后便是春生那消瘦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人一辈子最卑微的欲望那就是活着,再怎么着我们也得坚持着这最卑微的欲望。活着吧。

首先,从作品的主题上来看,和原著一样,导演想表达的是在经历过死亡和苦难之后的活着,但和小说不一样的是,电影中表达出来的这种主题,并没有小说的强烈。在小说中,福贵经历过人生转折之后,爹,娘,有庆,凤霞,家珍,二喜,甚至外孙苦根(即馒头)都离自己而去,只剩下福贵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电影中却只表现出了爹,娘,有庆和凤霞的死去,在结尾中,福贵,家珍,二喜,馒头四人都还活着。虽然导演想用电影结尾的四人开心的吃着饭的镜头深化主题,但这依然是没有达到小说中的福贵只有和老牛对话,生活,对主题的表达来的深刻。究其原因,或许是导演并不像深化苦难,让苦难变得更苦,而是增添电影表达出的坚强和希望的方面,以改变小说中存在的无边无际的苦难色彩。

其次,在电影对小说的改编方面,导演还是做得很成功。电影的改编主要是二个地方,第一是增添了皮影戏。小说中龙二是给了福贵5亩地过活,电影中却变成借给福贵一箱皮影。皮影戏在电影中有着很重要的作用。福贵认识春生,被抓壮丁,给共军唱戏,再到后来的炼钢时唱戏,福贵和儿子关系的转变,甚至福贵不被当作地主打死,以及二喜和凤霞的婚姻都有很大的关系。福贵也是尽力的在皮影遭难的时候保护它,这也可以看成福贵从富家公子的花天酒地到平民只想活着的思想的转变,有了入世的意味,并且,他也使福贵冻得了活着的真正的意义。第二是有庆被春生无意杀害。在小说中,有庆的死亡的原因是给春生的媳妇抽血过度,导致死亡。电影中改成了春生不小心倒车,有庆被压死在了墙下。这个改变相较于小说中是很成功的,它更直接、锋利的突出了春生福贵一家的矛盾,也为后来两者的关系的变化和主题的深化埋下伏笔。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在电影的结尾部分,馒头拿着几只小鸡问福贵,福贵说了他曾经给有庆说过的话: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当馒头再问:牛长大了之后呢?福贵却没有像回答有庆:牛长大了就走向共产主义一样的回答馒头。在经历过苦难的经历和有庆,凤霞一个个被迫害致死,他再也说不出同样的话。此时,只有家珍接了一句:牛长大了就要好好活着。这个剧情安排不仅点明活着的主题,更是深化了作品表达出来的对于时代和命运的深思。

再次,电影的色彩和电影的背景音乐方面,导演处理的别具匠心。张艺谋被称为“电影界的色彩大师”,不管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红,还是《英雄》和《我的父亲母亲》中的黄,抑或是《归来》中的白,张艺谋都是用鲜艳的色彩去表达电影的主题。这次则不同,通观整部电影,并没有突出的抢眼的色彩,而只是用灰黑色调来叙述,这就是导演的高明之处。色彩是为剧情服务的,如果说《大红灯笼高高挂》是用红来变达封建家庭中的自由思想,《我的父亲母亲》用橘黄表达爱情的纯真和美好,那对于电影《活着》,也就只能用灰色和黑色才能表达作品中深深的苦难的韵味,同时,灰黑的色彩也表达出了那个时代的特质,那就是不见天日。

如果说《活着》这部电影最大的特别之处,那必定是背景音乐的运用。整部电影有13段的背景音乐,但这13段却全部用的都是相同的一段音乐。二胡在中国人的思想中一直都是苦情和悲剧的代表,电影中也确实抓住了二胡的这个特点,10段的悲剧镜头都是以二胡为背景音乐的,这确实没有再比二胡更适合表现电影主题的了。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在三个比较欢快的场景中,其中包括家珍带着有庆回来,福贵当兵回家合有庆送酸辣汤给福贵喝,福贵开心的追着有庆大,也都是用了先前用来表达苦难的二胡曲,只不过节奏变快,音高起伏也较大,配合电影镜头,竟然真的给观众开心愉悦的代入感。这是我们在以前的二胡演绎上没有见到过的形式。

最后,在电影的隐形主题方面,导演用那个出水无痕的镜头很隐逸的表达了五六十年代的活着的主题。五十年代,在全名大炼钢的时期,福贵那个镇上练出的第一块钢时,镇长抚摸着如土块一般的黑钢,激动得说要去造炮弹打蒋介石;六十年代,二喜在第二次到富贵家来的时候就给福贵家的全墙粉上了毛主席像;二喜和凤霞结婚的时候,大家全体唱歌给毛主席,给共产党听,二喜还像对岳父母一样鞠躬对毛主席:“毛主席,我把凤霞接走了”;家珍和福贵给镇长说凤霞生孩子的时候,一直是沿着革命路线走的镇长竟然成了走资派,福贵说了一句:“怎么什么人都成了走资派”;凤霞生孩子的时候,红卫兵大夫不准反动学术权威的王教授帮忙,最后自己没有办法了,又来找他帮忙,然而那个时候王教授已经被迫害的自己都顾不上了。导演加入的这些剧情,并不是无关紧要的痒点,相反,这正是本剧的痛点所在。导演是想告诉我们:《活着》看似是个人的不幸命运悲剧,其实不然,人们生活所依赖的时代才是导致悲剧的最终原因。福贵的悲剧命运的原因开始是封建家族和封建思想,后来是战争,再后来就是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这才是导演真正想表达的主题,也正是本片最大的价值所在。另外,在这方面电影对故事的拿捏显然比小说要更为深刻和具有批判性。

电影看似没有很剧烈的矛盾冲突,其实不然,只不过这个矛盾冲突在表面上是一直变换不断的。其中片中最激烈的矛盾冲突同时也是全片最伟大的片段是:因无意害死有庆,而一直不被家珍接受的春生,在告诉福贵自己不想活的时候,家珍追到巷子里喊:“春生,你记得,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呢,你得好好活着。”那个时候,一方面表现出家珍面对小节和大义时做出的抉择。另外那个时期活着的主题已经超脱了个人的恩怨,只变成人们最基本的诉求。

《活着》这部电影可以说得上是张艺谋最好的一部电影,在国际获奖无数。但在我们看来它就只是一个故事,一个关于苦难的故事,或者一个道理:在经历过变迁和苦难之后,我们剩下的也就只是活着,而活着,就要好好活。

"exS��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王子皓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六合历史开奖记录发布于马会开奖结果,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定要活着,那就好好活

关键词: